1. 从“智人”到“神人”

长久以来人类在生存发展的历程中,始终面临着困扰人类的三个议题:饥饿、瘟疫和战争。 到了21世纪作者发现这三个议题已经基本被解决。在古时人们靠天吃饭,每当粮食收成不好 就会出现大量穷人饿死的现象;而今天每年由于肥胖夺走的性命远高于饥饿和营养不良。 始于13世纪30年代的黑死病席卷了亚洲、欧洲和北非,共造成了7500万-2亿的人口死亡, 超过亚欧大陆人口的四分之一。而到了1978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已彻底绝迹;凭借有效 的应对,2003年的非典性肺炎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数不足1000人;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, 被称为“近代所见最严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”,已于2016年1月被平息。这场疫情一直被控 制在北非,并造成了11000人死亡。在远古农业社会,人类暴力导致的死亡人数占死亡总数 的15%;20世纪这一比例降至5%;到了21世纪初这一比例为1%,甚至低于自杀人数。同时已 经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不可能爆发大规模战争。(“契诃夫法则”是在第一幕中出现的枪,在第 三幕中必然会发射,似乎也失效了。)作者认为人类下一个议题将会是追求幸福、延长生命 和追求力量,提出的解决方案是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,使人类自己成为某种意义上的“神”。 作者认为目前的科技发展已经停不下来,这个结果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到来。

2. 虚构的意义

在这本书中,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:人类和动物的本质区别是什么?作者尝试从生物科学的角 度去分析人类和动物的区别,然而现代科学越来越倾向于认为动物和人拥有相同的知觉、情感、 意识和自我意识。例如实验室的大鼠可以得抑郁症,黑猩猩有自我意识等等科学发现。这是似乎 一个悲伤的故事,那人类到底是什么呢?

“人之所以很难理解‘想象的秩序’这种概念,是因为人觉得现实只有两类:客观现实与主观现实”。 “想象的秩序”是作者提出的第三种现实:虚构的现实。作者认为人类与动物的本质不同在于:人类 可以创造并理解虚构的现实。这虚构的现实到底是什么呢?人类的世界除了树木与河流、恐惧与喜 悦之外,还有各种关于金钱、神、国家和公司的虚构故事。在远古时期,某个部落里崇拜的先祖精神, 可能到了隔壁部落就已经一无所知;某个地方能用作流通货币的贝壳,翻过一座山脉就可能毫无价值。 作者认为正式这种虚构故事,能够促成人类的丰富多样的合作,赋予人类动物所没有的力量。在古埃 及,人们信服法老的传说,认为法老即使一个人也是一个神,其实哪怕只是一个符号也可以。真正管 理这个国家负责收税的人是政府官员,他们是法老的代理人。底层人们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交税呢? 正是依靠对法老的信任(可能是恐吓,如身后的地狱和自然灾害)和由法老产生的制度。整个古埃及 就有一个虚构故事组织起来了(这比军队高效多了)。金字塔和古埃及运河这样宏大的工程在当时的 科技条件下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被完成了。

后来的圣经故事把农业社会组织起来了,圣经告诉人们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死后灵魂上天堂,告诉人们 行为准则,只有这样才能通往天堂。那时的人们对这些虚构的故事深信不疑,在生活中遇到任何疑惑, 他们会询问牧师的意见或者从经文里寻找答案。圣经就是那时人们活着的意义。当尼采说上帝已经死 了的时候,人们的恐慌可想而知,肯定认为他是异教徒了。

3. 科技与人文主义

在远古时期人类往往遵从泛灵的信仰,现在一些原始部落依然有这样的信仰,认为动物是有灵性的, 认为人是与动物平等的并且可以相互沟通。作者分析原因认为这是因为在远古时期人类科技不够发达, 当时的人类并不能够战胜动物,于是就产生了这样的信仰。随着科技的进步,人类可以捕猎和饲养动物, 种植粮食进入了农业社会。泛灵的信仰自然无法解决人类现实的需求,如何应对自然灾害如饥饿和瘟疫, 人类用恶魔降临来描述这些灾难,而只有跟随上帝才能战胜这些恶魔。上帝也告诉了人类生与死的意义。 值得一提的是在圣经故事中认为人类是比动物更神圣的,是上帝创造的具有灵魂的一类。(虽然灵魂的概 念是虚构的,而且现在科技也不能证明它不存在,所以人们还是选择相信。)

在那时人们往往向圣经寻找人生的答案,而现在更常见的说法是跟随你的内心。这就是人文主义革命的结 果。在这本书中,作者并没有清晰地解释人文主义革命的原因:科技的进步,经济的发展,还是人们的反 抗造成的。作者是信仰科技进步的,所以最后的预言会激进地认为“智人”会成为“神人”。突然对文艺复兴 到启蒙运动这段历史感兴趣了。

“‘现代性’就是一项交易,所有人都在出生的那天签了契约,从此规范了我们的生活,直到死亡。” “但事实上,这份契约简单到不可思议,只要一句话就能总结:人类同意放弃意义、换取力量。”人类 放弃上帝赋予的神圣意义,选择追求科技的力量。科技进步和经济增长已经帮人类基本解决了饥饿、 瘟疫和战争。经济增长的预期也在这个现代社会扮演重要角色,一旦经济停滞难免会发生一些糟糕的事 情。作者认为放弃意义和换取力量的过程根本停不下来,最终“智人”变成“神人”。因此过于信仰科技和 力量无异于玩火(Play With Fire)。

最后作者还讲了一些自由主义的胜利和福利制度的产生,在科技中数据科学的崛起和科技摧毁人文主义 的趋势,这里就不提了。总的感觉作者讲虚构的意义部分讲得挺好的,但到后面就过于理想化也过于激 进了,总觉得作者过于信仰科技的力量。